雪山风雅颂十周年征文:《消暑新去处》

雪山风雅颂十周年征文:《消暑新去处》

下文刊登了雪山风雅颂十周年征文《消暑新去处》,由黄敬先生创作,并在2008年8月14日刊登于《泉州晚报》。我们将陆续刊登十年来各界为雪山风雅颂所创作的文章、书法、绘画、摄影图片等。

消暑新去处

酷热难忍,去哪里消暑?

去过永春呈祥的人,虽然有千百种不同的体会,但不少人都有一种共同的感受:这里是个没有酷热的天地。

从泉州出发,车里的温度高居37度不下,车进南安,又入永春县城,温度丝毫也不向下,酷日落在灰色的向前延伸的水泥大道,“吱吱”升腾着热气,喘着粗气艰难前行的载重汽车,掠过地面的轮胎不时冒着青烟,路边的庄稼地里,晒成青铜色的农民们再也忍受不住夏日的毒辣,光着膀子掩歇在地边的树荫下。

城里人很难感受到大自然造化出的神奇,东边是云、西边是雨不说,往往是一步之距,一边是雷雨大作,一边却是日头逼人。我有一次出门,天气突变,顷刻雷雨突降,一线之隔两重天,我一半被淋得像落汤鸡,一半却被太阳烘烤。见到此况的同行,戏称我是双面人。

像我这样的窘相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。而有个不争的事实是人人都可体会的:那就是永春马跳的两重天气。

马跳,位于蓬壶和锦斗之间,双刃山峭虎视眈眈,靠着蓬壶的山仞说,外永春以我为界,不信,龙眼、荔枝过壑不长;靠着锦斗的峭壁说,内永春以我为始,瞧,你被晒得直冒青烟,我却四季如春。

不听“斗嘴”,我们需要的是体验。

果真,一过马跳小桥,温度便徐徐下降,拐上柴桥头,每前行五分钟,温度平均下降一度。不到二十分钟车程,只见往来车子纷纷摇下车窗,尽情地享受着沁人心脾的“春风”。

生活在柴桥头上面的8000多呈祥乡人是幸福的。因为千米高山——雪山靠着自身的独特地理地貌环境,演化出冬暖夏凉的天然气候。历史记载,千百年来,不管外界天气如何变暖,雪山一直恪守自己的诺言:再热的夏天,温度永远不超过28度,让居住在山麓间的大地之子永远享受春之韵、秋之爽。

独特的地理地貌,使雪山的生态妙趣横生。往呈祥乡西村北走不到百米,便是一片原始森林,面积不大,但密匝匝的千年古树却张扬着生命之力。走进林间小道,只见千年古树遮天蔽日,蜿蜒曲折碗大的根把地拱得凹凸不平。直径过米的树干泛着青铜色,衔在树干上的层层叠叠的褐色树皮,像春笋的壳一般。更让人惊讶的是,不少树因年久体衰,树心已经蛀光,从树底到树梢,形成一个个见天的大洞,光线溜进掏空的树心,从树冠折射到树底,给见不到天日的森林一点点的光。寒暄不尽的游客驻在树旁,一下寂静下来,揣摩他们的所思所想,也许是:没有心脏的人谈活简直是不可思议,而千年古树为了不让地球变暖,靠着树皮和单薄的树肉却千年不衰地撑起一片绿。游客默默地走在林荫道上,没有谈笑风生,大都放轻了脚步,让翻卷着绿叶的清风驱散烦躁与烦恼,让自己的心真正平静下来,自然地回归到本该属于人类的清凉世界。

离开小森林,漫步与之相依的小水库边,碧蓝的天空似乎离人很近,烈日当空,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夏日的热。小歇库边,五颜六色的各种鱼儿游来,而且越游越近,仿佛要跃上岸来与游客窃窃私语;岸边,一群农民收工要回去吃午饭,他们乐呵呵地大声说着笑着,抬头望去,后头跟着一群野鸽子,有的还噗嗤噗嗤地往前飞。“别喊,让它先过。”轻轻话语飘到耳边,转眼看去,只见一头穿山甲惬意漫步于路上,有的游客叫声脱口而出,有的游客用“嘘”声相劝,意在不要打扰它。穿山甲入林而去,一群游客追问农民,这东西太值钱啦,为什么放它而去?农民们说,它也是生命呀!

也许,是这最简单的“生命”观,呈祥才能成为“动物的世界”:游客走在山间小路,不时可以听到噗嗤之声,顺声而望,鸟儿飞起,慢悠悠地落在你的眼前;这里,不管白天晚上,各种动物的叫声此起彼伏,有的浑厚、有的清脆、有的高唱、有的低吟、有的长腔、有的短调,老蛇不吼不叫,它怕人们遗忘,干脆跑到农民家里,有的竟横卧在大厅的中央,尽管这样,农民们不仅没有伤害它,并且教导无知的下一代:这是神,动不得,只能用香烛恭请它回家(大自然)。

呈祥像个绿色大盆,翠绿的盆底居住着农家,浅绿、深绿、墨绿环绕四周并向高空延伸,与碧蓝的天穹连接得天衣无缝。绿,酿造出呈祥乡纯正的清泉,而堪称清泉代表的是白水朮瀑布。循着时隐时现的潺声,沿着匿藏山间的栈道往水库的西边前行,不一会功夫,白水朮就呈现在游客面前。白水朮瀑布名不见经传,她内秀,她害羞,游客站在拱桥上、斜依在枫亭边欣赏她,她虽然有无可比拟的三重瀑布,但她不炫耀,不张扬,而是轻声细语把晋江东溪源头的甘泉乳汁柔柔地泻下,三重瀑布像三重接力棒,一棒比一棒加油,一棒比一棒快速,带着雪山的情怀,揣着呈祥人民的厚意,把甘泉乳汁送进山美水库,静静地淌入长年缺水的400多万晋江下游人民的心田。

去雪山避暑,去呈祥乘凉,去看看晋江东溪源头吧!

 

[责任编辑:黄如萍]